• <xmp id="ci4my">
    <optgroup id="ci4my"></optgroup>
    <xmp id="ci4my">
  • <menu id="ci4my"></menu>
  • <nav id="ci4my"><optgroup id="ci4my"></optgroup></nav>
    煙花美文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微小說 > 流沙幻心

    流沙幻心

    2019-06-17 12:42:01 微小說 來源:http://www.ssiise.com 瀏覽:

    導讀:   艷遇酒吧。此刻,酒吧里回蕩著一種讓人迷離的音律,不大不小的舞池之中充斥著放縱的尖叫聲和歇斯底里的吶喊聲。  幻塵煙慵懶地斜倚在......

    【www.ssiise.com - 微小說】

      艷遇酒吧。此刻,酒吧里回蕩著一種讓人迷離的音律,不大不小的舞池之中充斥著放縱的尖叫聲和歇斯底里的吶喊聲。

      幻塵煙慵懶地斜倚在吧臺前面,盈盈一握的細腰隨著音樂而有節奏地搖動著,這時候,旁邊一個衣著光鮮的男人不懷好意地向她靠過來,對幻塵煙沉聲說道:“小姐,你好漂亮哦。”

      幻塵煙抬眼看了看這個表面上看去顯然就是個成功的男人,嘴里不以為然地說:“是嗎?”

      男人點點頭,眼神里自然地流露出一種狼的本性。

      幻塵煙眼神厭惡地看著面前這個足可以做她父親的男人,而后用手一指自己的心口位置,幽幽地說道:“我是漂亮,所以,我這個地方輕易住不了男人。”

      楚流沙坐在靠窗的一張桌子前面,他在等待一個大學的室友,這時候,他望著窗外七彩斑斕的霓虹燈,浮想聯翩。“大學畢業以后,首次走進酒吧,都好像忘記酒吧的熱鬧場景了,生活真的是一把雙刃劍啊!”楚流沙自言自語著,把目光從窗外收回來,望向吧臺。

      楚流沙打了個手勢,幻塵煙輕盈的身子便如同一陣風般飄到了他的面前,柔柔地問道:“先生,需要什么?”

      楚流沙抬眼望著面前這個婀娜多姿的女子,望了有一分鐘,才不情愿地從她臉上移開眼神,嘴里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說:“美女,給我來一杯烈焰冰唇吧。”

      幻塵煙看了楚流沙一眼,說:“好的,先生稍等。”

      又是如同一陣風般飄走了,但是,此時的幻塵煙在心里嘀咕著:“要烈焰冰唇?肯定又是個失戀了來酒吧尋找刺激的男人。”

      楚流沙望著離開的幻塵煙,那細細的蜂腰,那娟秀的背影,那玲瓏剔透的曲線,再加上剛才出現在眼前的那張精致的臉龐,他不由得露出了一副豬哥樣,嘴巴張得仿佛能夠塞進一個大大的鴨蛋。但此時,楚流沙做夢也想不到,就因為自己無意之中點了一杯烈焰冰唇,就被幻塵煙當做了一個失戀的男人。

      “該死的鄭明明,永遠是最后出幕的人。”楚流沙看著手機上面的時間,想著這么多年來鄭明明總是不肯改變要遲到的習慣,而輕聲地笑了起來。搖搖頭,他從公文包里拿出一沓資料翻看著,打發這份等待的煎熬。

      “先生,你要的烈焰冰唇來了。”幻塵煙微笑著微微地欠身把手中的酒杯往桌子上面放去。

      楚流沙聽到耳邊一份天籟之音響起,頓時驚得站起身來,手臂上抬的那一刻,不留神就碰落了幻塵煙手中的酒杯。酒杯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以一種后滾翻的姿勢從楚流沙的胸前一路往下掉落,杯子里的酒大都傾灑在他胸前的衣服上面。

      幻塵煙一連聲地說著“對不起”,同時從口袋里拿出一塊精致的手帕,傾身擦拭著楚流沙胸前衣服上面的酒水。

      楚流沙只是感覺到胸口往下一陣涼爽的感覺襲來,鼻子里聞著一股不太濃烈的酒香和幻塵煙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處子之香,心一慌,便一把握住了幻塵煙那只柔軟的小手。

      幻塵煙想不到楚流沙會突然間握住自己的手,心里如同鹿撞,四目相對,兩人的臉頰剎那間都布滿了一層紅暈。

      過了一會兒,幻塵煙見楚流沙還沒有放開自己的手,便輕聲地說道:“先生,我把你衣服上面的酒水擦拭干凈吧。”

      楚流沙剛才好似三魂出竅,此時聽著幻塵煙的話,才回過神來,看著自己手中緊緊地握住的那只柔荑,忍不住有一種想要去親吻一下的沖動,但是,理智最后還是克制了沖動,他一邊連忙放開,一邊嘴里說道:“對不起,美女,我忘形了,你的手真的太美了。”

      幻塵煙莞爾一笑,剛想開口說什么,突然間想到他剛才是點了一杯烈焰冰唇,便在心里又一次嗤笑楚流沙是個失戀的男人。但是,幻塵煙并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來什么,而是柔柔地說道:“先生,剛才的烈焰冰唇傾灑完了,你看,還是再來一杯烈焰冰唇嗎?”

      楚流沙搖搖頭,望著幻塵煙那只柔荑,開口道:“還是給我來一杯烈焰紅唇吧,告訴調酒師,要用上好的伏特加。”

      “咦?換烈焰紅唇了?難道是我看錯了嗎?”幻塵煙心里嘀咕著,不由得再次看著楚流沙。她知道,烈焰紅唇這款雞尾酒就是一種享受激情和溫暖的色彩刺激,那種紅色,被禁錮在杯子里,仿佛帶著一種潛在的危險,總是能夠撩撥男人內心那份暗藏的火焰與欲望。

      楚流沙望著又一次飄走了的幻塵煙,心里想著烈焰紅唇,不由得在心底里罵著鄭明明,同時又感謝著他。說真的,這時候的楚流沙當然要感謝鄭明明呢,要不然他怎么能夠走進艷遇酒吧?怎么能夠看到幻塵煙這樣精致的女子呢?

      這時候,還在趕來艷遇酒吧的鄭明明突然間打了一個噴嚏,他自言自語著罵道:“誰在罵我?不會是楚流沙等急了在罵我吧?嘻嘻,楚流沙,你罵我,我就再讓你等我一會兒,師傅,先給我去一趟市民公園吧,我要去帶一個人。”

      此時,遠離楚流沙的一個角落里,那個衣著光鮮的男人對著幻塵煙飄來飄去的秀麗身姿,雙眼放著一種清澈光芒的同時,喃喃自語:“想不到,在這樣的場所里工作,每天面對著形形色色的男人,還能經受得住誘惑,真的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女子,我趙大民欽佩了。”

      如果這時候幻塵煙聽到趙大民這番話,那么,她肯定能夠看到,此時此刻,趙大民雙眼之中那份狼一樣的眼神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種清澈空明的色彩。

      “趙總,能夠得到你的欽佩,這個女子不簡單呢,或許真的是心如蓮花,出淤泥而不染。”一邊的張武軍也是望著不遠處的幻塵煙娓娓說道。

      酒吧的老板劉一張是知道趙大民和張武軍身份的,他站在吧臺里面驚訝的同時,喃喃自語:“奇怪,這兩個地產大佬今天怎么會有興致來光顧我這個艷遇酒吧呢?難道真的是為了獵艷而來嗎?”

      這時候,幻塵煙已經把一杯烈焰紅唇端到了楚流沙面前的桌子上,她緋紅著臉給楚流沙賠不是:“先生,剛才真的對不起,你身上那樣的衣服,說不定我一個月的工資都買不來呢。”

      楚流沙這時候才真真切切地看清楚幻塵煙臉龐上面的那份精致,那種出人意外的清秀和文靜的氣質,仿佛憑空增添了一縷嫵媚,這一刻,楚流沙的腦子里突然間就跳躍出來洛神賦里面的句子:“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瑰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

      盡管楚流沙的眼神盯著幻塵煙看,但是,他的心里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有一絲絲慌亂,面對著幻塵煙的賠禮,他連連搖頭又是連連點頭,一時間,引得幻塵煙櫻口輕啟,輕聲地笑了起來。

      楚流沙盡管是村子里的第一個大學生,但他大學畢業后這二年的打拼,此時,怎能不明白幻塵煙的不容易呢?所以,他也笑了起來。

      這時候,幻塵煙的笑容是純潔無瑕的,她的笑容里面包含了對楚流沙那份木訥與質樸神情的喜歡。而楚流沙的笑容也是純潔無暇的,他的笑容里面,更多的是驚艷,是對于幻塵煙那份花容月貌而自然地流露出來的一種愛美之心與愛慕之心。

      楚流沙開心地品嘗著火一般的烈焰紅唇,心情愉悅地等著鄭明明,但是,這時候,楚流沙滿腦子都是幻塵煙那細細的腰肢。

      幻塵煙又一次如同一陣風一般飄到吧臺,潔白修長的脖頸在曖昧的燈光下顯得是那么的美輪美奐。

      楚流沙在快要喝完那杯烈焰紅唇的時候,鄭明明才終于露出了他的廬山真面目。不,他是帶著一個女子一起走向楚流沙的。

      鄭明明拉著女子的手,一邊在楚流沙對面坐下,一邊開口道:“楚流沙,菲菲剛才給我打電話說她的表演快要結束了,我就去市民公園接她了,這才來遲了,不好意思啊!”

      菲菲笑笑,沒有說什么,而是用手招呼著吧臺。

      “說好一起來艷遇酒吧喝酒聊聊的,你怎么不先準時的過來呢?我們喝一杯以后,再去看菲菲的表演,不是更好嗎?”楚流沙不滿意鄭明明的所作所為,故意說著他。

      鄭明明怎么會不知道楚流沙話里的真正意圖呢,他正想開口說話的時候,只聽得一份悅耳的聲音在身邊響起:“這位美女,想要來點什么呢?我想你應該來一杯由琴酒和櫻桃白蘭地制成的黑夜之吻吧?”

      菲菲還沒有說什么,鄭明明就搶先說道:“美女,你給我的女朋友推薦黑夜之吻,那是不是應該給我來一杯天使之吻呢?”

      菲菲點點頭,望著幻塵煙,心里驚訝著她娟秀身材的同時,不由得贊嘆她那份質樸之美。

      幻塵煙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鄭明明再一次開口道:“美女,給他就來一杯藍色瑪格麗特吧。楚流沙,在這樣昏暗又是曖昧的燈光下,來上一杯藍色的雞尾酒,絕對會讓你挑起不同的心情。”

      楚流沙?原來他叫楚流沙。多好聽的名字。幻塵煙在離開的時候望了楚流沙一眼,在心里不由得想起了古龍筆下的那個楚留香,那個優雅、冷靜、風流倜儻的男人,突然間在自己的腦子里和面前這個男子相重疊,剎那間,她就臉紅耳赤起來。

      菲菲看著突然間臉紅耳赤的幻塵煙,抬眼望著楚流沙和鄭明明的眼神,心里知道了答案,嘴里柔柔地說道:“我們的楚大才子,我想,今晚,你應該是心有所屬了吧?”

      楚流沙盯著幻塵煙離去的背影還在出神,聽到菲菲的話,臉色紅得如同剛才那杯烈焰紅唇一般。

      三人走出艷遇酒吧的時候,已經是12點了。楚流沙讓鄭明明和菲菲打車先走,他想一個人走一走,感受一下這份午夜的空明時光。

      沿著江邊的小道,感受著初秋時分略顯燥熱的空氣,在經過了江風的吹拂,這一刻,終于變得柔軟了許多,顯得十分的清新。

      這時候,楚流沙的后面響起了“嘀、嘀”電瓶車的喇叭聲,他回過頭去,一看,嘴里立即發出了驚訝的聲音:“是你?”

      原來是幻塵煙下班了,這條江邊的小道是她回去的必經之路。幻塵煙在楚流沙的身邊停下,問道:“都過了午夜了,你怎么還在江邊走路呢?我知道你叫楚流沙,剛才在酒吧里面聽你朋友這樣叫你,我的腦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古龍筆下的楚留香。”

      “啊?楚留香?你也真是會想,姑娘,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能否讓我知道你的芳名呢?”楚流沙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問著幻塵煙。

      幻塵煙仍然坐在電瓶車上面,嘴里回答著:“小女子幻塵煙,來自于江蘇,白天的工作是話務員,酒吧這份工作是我晚上的兼職。”

      楚流沙肅然起敬,一個女子身兼兩職,需要何等的毅力?他抬眼望著幻塵煙那雙漂亮的眸子,溫柔地說道:“幻姑娘,酒吧的工作應該要面對很多無奈吧?對了,楚流沙來自于浙江,是你的鄰居呢。”

      幻塵煙跨下了電瓶車,于是,兩人一邊走著,一邊聊著。沒多久,幻塵煙手中的電瓶車就到了楚流沙的手里,走著,走著,兩人就走到了金砂公園那邊,走進一條小巷子,楚流沙看著幻塵煙說道:“塵煙,我就租住在這里呢,你呢?你住哪兒?我先送你回去。”

      幻塵煙望了望頭頂昏暗的路燈光,用手一指前方,莞爾一笑:“楚流沙,真的很有緣分哎,你看,我就住在巷子的盡頭,想不到我們會是同住在一條巷子里呢,只不過你是一個人住,而我是與一個女孩子一起合租的。”

      楚流沙推著電瓶車繼續向前走去,嘴里興奮地說著:“我把你送到門口,也好認識門呢。”

      “除了晚上睡覺,我很少在家的。”幻塵煙說著,臉上掠過一縷疲憊的苦笑,但是,心里想著還在讀高中的妹妹,一瞬間就釋然了,她在心里暗自念叨著:“妹妹,你一定要好好讀書,一定要考研,一定要把姐姐當初沒有完成的這個心愿替我完成。”

      楚流沙把電瓶車在門口停好,鎖好輪子,把鑰匙遞給幻塵煙,往回走了幾步,突然回過頭去,說道:“塵煙,我喜歡你。”

      說完,楚流沙扭頭就跑,好像腳底生風一般,跑得飛快。

      幻塵煙聽了楚流沙這句話,愣了愣神,想要開口說什么,卻看到楚流沙一瞬間就跑得沒了蹤影,心里頓時發笑起來,自言自語著:“你都說出來喜歡我了,咋還用得著害羞呢,還跑得這么快,難道你不想聽到我的答復嗎?嗯嗯,應該是怕看到我搖頭吧。這個楚流沙,真的好滑稽哦。”

      幻塵煙在這里自言自語著的時候,楚流沙已經跑到了自己的門口,這一刻,他仍然無法相信,自己剛才會那么大膽的和幻塵煙說出來“我喜歡你”這四個字。

      第二天晚上,午夜剛剛滑過,幻塵煙騎著電瓶車要離開艷遇酒吧的時候,她就看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楚流沙,她想開口說什么,腦子里還在組織語言的時候,楚流沙就示意她坐到后面去,而后一把跨上電瓶車,奪過她手中的把手,往前快速地騎了起來。

      幻塵煙連忙雙手摟住楚流沙的腰,臉面貼著他的后背,這是一種本能的動作,顯得很自然,仿佛這樣的動作不是第一次呢。

      這時候,幻塵煙聞著楚流沙身上那份男子漢的氣息,心跳突然間加快了起來。

      “塵煙,往后,我每天都過來等你下班,然后,我帶你回家。”楚流沙的聲音在風中變得柔軟極了,這種粗曠的聲音,聽在幻塵煙的耳朵里,不知不覺間就讓她沉醉了。

      幻塵煙趴在楚流沙的后背,點著頭,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楚流沙感覺得到她是在點頭答應呢。

      時間在幻塵煙閉著眼睛的時候走得特別快,電瓶車很快就到了幻塵煙租住的屋子門口,在遞給幻塵煙鑰匙的那一刻,楚流沙一把握住了她那只柔軟的小手,往上拉起,低下頭,親了親手背,而后快速松開,轉身就往回跑了。

      幻塵煙望著自己的手背出神,腦子里飛快地轉著,這般木訥的楚流沙,竟然也敢在第二天就親自己的手背?

    相關熱詞搜索:流沙幻心

    最新推薦微小說

    更多
    1、“流沙幻心”由煙花美文網網友提供,版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2、歡迎參與煙花美文網投稿,獲積分獎勵,兌換精美禮品。
    3、"流沙幻心" 地址:http://www.ssiise.com/html/20190617/792620.html,復制分享給你身邊的朋友!
    4、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我們將在24小時內處理!
    二分时时彩平台二分时时彩主页二分时时彩网站二分时时彩官网二分时时彩娱乐 巢湖 | 河池 | 随州 | 武夷山 | 双鸭山 | 池州 | 渭南 | 达州 | 任丘 | 河池 | 沭阳 | 启东 | 枣庄 | 阜新 | 安顺 | 陵水 | 伊犁 | 唐山 | 大连 | 包头 | 恩施 | 博尔塔拉 | 巴彦淖尔市 | 章丘 | 章丘 | 高密 | 齐齐哈尔 | 阳江 | 如皋 | 台北 | 鄂州 | 朝阳 | 莱州 | 云浮 | 泗阳 | 白沙 | 泗洪 | 益阳 | 徐州 | 亳州 | 六安 | 莒县 | 邯郸 | 庆阳 | 安岳 | 广安 | 长兴 | 乐山 | 金华 | 日喀则 | 乳山 | 绵阳 | 宝应县 | 五指山 | 温岭 | 澄迈 | 盐城 | 余姚 | 茂名 | 普洱 | 鹰潭 | 天水 | 济宁 | 绵阳 | 铜仁 | 宁夏银川 | 图木舒克 | 石嘴山 | 保山 | 鄂尔多斯 | 玉环 | 秦皇岛 | 锡林郭勒 | 娄底 | 广安 | 改则 | 广安 | 金坛 | 滁州 | 肇庆 | 芜湖 | 诸暨 | 丹阳 | 肥城 | 承德 | 琼海 | 晋江 | 衡水 | 海西 | 大兴安岭 | 武夷山 | 平顶山 | 泸州 | 泰兴 | 迪庆 | 莆田 | 东台 |